质押的股票有什么限制,股票质押业务惹祸5家券商暂停相关权限三月或半年

        4、记者:疫情防控期间,部分企业的经营活动受到一定影响,相关股票质押、融资融券业务风险如何,有什么应对措施?

        有保险公司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很难通过监管手段越过《物权法》,限制股东的股权质押行为。不过,如果保险公司股权被多次质押,可能会影响保险公司的评级结果。

        此外,公告指出,截至本报告书签署日,前海人寿所持有的万科A股股份不存在被质押、冻结以及其他任何权利限制的情况。钜盛华通过普通证券账户直接持有公司A股股票共计403,328,062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57%,累计质押股数为403,327,966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57%。除上述质押情形外,钜盛华持有的万科其余股份不存在被质押、冻结以及其他任何权利限制的情况。


质押的股票有什么限制
        值得注意的是,腾邦集团的债务融资中,有相当一部分是通过质押腾邦国际的股票。Wind资讯数据显示,腾邦集团累计质押腾邦国际股票34次,钟百胜累计质押腾邦国际股票2次。2014之前,腾邦集团对腾邦国际的股票质押率低于50%,质押率相对正常;但2015年之后,其质押率迅速攀升,甚至一度突破90%高位(图4)。而钟百胜直接持股部分则100%质押了出去。

        三、券商股票质押业务收入占营收比重平均为10%左右,其中中小券商对股票质押业务的依赖度更高。根据证券业协会公布的2019年上半年各券商股票质押业务利息收入的排名,海通证券、中信证券、银河证券、申万宏源、国泰君安的质押业务利息收入较高,分别为18.35亿、11.85亿、11.71亿、11.50亿、10.69亿。从券商收入对股票质押的依赖程度来看,中小券商的依赖度较高。2019年上半年股票质押业务收入占总收入比重较高的券商集中在中小券商,排在前列的有红塔证券、国盛证券、华创证券、银河证券,占比均超过15%,分别为22.98%、17.92%、17.48%、15.89%。

        截至6月30日,佳源国际有已质押/受限制银行存款以及银行结余及现金总额约为57.28亿元,同比增加6.7%。当中,受限制/已质押银行存款约为16.79亿元。同期,公司有银行及其他借款约121.11亿元,其中,须于一年内偿还的借款约为48.13亿元,一年后偿还的借款约为72.99亿元。

        广东证监局经排查发现,佳云科技控股股东具有较强资本实力,存在以较低成本化解股票质押风险的可行性,该局随即将佳云科技列入质押风险化解重点突破公司名单,集中监管资源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广东证监局先后两次向包括佳云科技在内的存在股票质押风险的上市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印发通知,通报有关问题,提出防范化解股票质押风险的明确要求,以及化解风险的可借鉴路径和方式,在全辖区建立股票质押风险信息报送和预警报告机制,持续督促佳云科技控股股东落实股票质押风险化解主体责任,于2019年11月6日将质押比例由100%降至75%。

        东吴证券指出,股权质押的风险升级后,金融机构开展该项业务的意愿降低,及质押新规的限制起到很大作用。

        刘辉告诉时间财经,“需要股票质押融资说明大股东手头没有闲钱,缺少流动资金,负债率上升。如果在可控情况下,不一定会产生严重后果。但是如果质押比例过高,有可能导致财务状况恶化,也有可能引起市场投资者的其他猜测。大股东也有可能丧失控股权,从而引起一系列的动荡。而且大股东的股权质押行为也会降低公司的价值,有研究机构认为股权质押比例越高,公司价值就越低。”

        四、纾困资金落地和政策微调化解股票质押违约风险,2019年以来股票质押违约风险显著下降。1)纾困资金方面,根据深交所披露的数据,2019年二季度末已实施完成的纾困项目涉及224家上市公司,金额约861亿元,较一季度末新增76家、277亿元, 增幅分别达51.4%、47.4%;2)政策方面,深沪交易所于2019年1月发布《关于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相关事项的通知》,放宽合约3年展期限制,调整借新还旧偿还违约合约的规则适用,缓解上市公司股东的流动性压力;与此同时,券商审慎开展增量业务,股票质押业务“缩量提质”。根据深交所披露的最新数据,2019年7月-11月证券公司以自有资金和资管产品月均新增股票质押融资分别为118.8亿元、53.3亿元,较二季度下降30%、40%。从各券商股票质押利息收入占券商营收比重来看,股票质押利息收入占比在经历了2016-2018年的增长后,2019年上半年明显下降,预计后续这一趋势将延续至2020年。也就说,在“降规模、调结构”的背景下,券商股票质押业务将“缩量提质”,业务风险相对可控,券商股票质押的利息收入质量逐步提升。

        该团队指出,对于有股权质押风险的企业全部救助不现实,且政策导向也是救助符合条件的优质上市公司,但从跌破平仓线的整体融资规模来看,各地政府基金想要全部救助是不现实的,更大可能是优选项目进行救助,且各地政府救助力度受到财力限制;另外,若要激发市场主体参与股票质押风险化解的意愿,必然需要项目本身具有吸引力。若股价前景仍然悲观,未来救助基金或资管的退出将面临困难,导致市场主体参与意愿不足。

        具体而言,数据显示,质押比例在1%以下的上市公司有272家;质押比例在1%~10%之间的公司,有386家;质押比例在10%~20%区间的则有378家;质押比例在20%~30%、 30%~40%、40%~50%、50%~60%区间的分别达406家、335家、215家、117家;质押比例超过60%的有50家。质押比例最高的是银亿股份(000981.SZ),质押比例达78.65%。

        如果透镜公司研究没有猜错的话,对资本运作“入木三分”,这或许正是今天王氏兄弟选择“清仓式”质押股票的重要幕后原因:公开资料显示,王氏兄弟手中持有的华谊兄弟股票质押率分别达到了90.90%和99.67%,而且双方还频繁的变更质押及补充质押。

        报告指出,股票质押风险形成受多种因素影响,防范化解股票质押风险具有一定长期性和复杂性。证券公司要持续加强业务开展的规范性、尽职调查的全面性和持续管理的有效性,基于公司资源与能力,找准自身股票质押业务定位,更好地发挥股票质押回购业务服务实体经济作用。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要敬畏市场,尊重规律,避免盲目扩大融资规模、高比例质押,增强应对经济金融环境变化的能力。供需双方要共同努力,筑牢防范股票质押回购风险的基础,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文章来源:证券时报)

        近日有媒体披露数据显示,从质押物总市值规模看,年初迄今,上市公司质押股票的总市值达6378.14亿元,与去年同期的8065.08亿元相比,下降了20.93%。笔者认为,这一转变的背后,有三方面因素支撑:

        天风证券相关负责人指出,自2018年10月以来,有关部门积极推出相关政策,通过各类金融机构等设立质押纾困专项基金,鼓励符合条件的各类资金成立新基金,帮助有发展前景但暂时陷入经营困难的上市公司纾解股票质押困境;完善上市公司股份回购制度;继续深化并购重组市场化改革。各地方政府陆续成立纾困专项基金。随着证券市场信心重建,股票质押风险改善趋势将持续。

        发布会伊始,罗永浩开场便称:“有人喊牛逼,我不知道有什么牛逼的,做企业(我)刚刚经历了限制名单,虽然我们想办法下来了,这才得以飞来北京。”

        耐人寻味的是,就在10月8日,华泰证券还发布了题为《探寻券商股票质押转危为安之路》的研究报告。报告称“券商股票质押先后经历快速粗放拓展和风险暴露规范收缩两大周期。我们认为业务当前潜在风险仍不容小觑。存量规模在压缩后仍较高,2019年8月末券商股质融出资金占净资产规模达26%。存量业务开展粗放,叠加经济下行压力、减持新规限制和券商处置手段有限,风险淤积于券商内部,化解尚需周期。”

        美锦能源公告,不排除第一大股东在股票质押到期时有新的部分股票质押和部分股票解质押,预计2020年年底质押比例会有较大幅度下降。本次美锦集团股份质押融资资金用于补充流动资金,还款来源为经营性收入。

        虽然在股票质押业务存续期间,申万宏源对质押股票进行了部分平仓减持,中信国安集团也一度向申万宏源补充了质押股票,但由于中信国安未提升履约保障比例至约定值以上,且未能如期足额支付到期利息及所质押股票又被司法冻结,申万宏源相关项目风险也因此急剧增加。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原标题:44000亿股权质押下,2019年最惨的券商  临近年末,券商们都在忙着“催债”。  昨日(12月18)晚间,申万宏源(000166)披露了一份重大诉讼公告,又一例巨额股权质押“爆雷”。  据公告显示,因质押式证券回购纠纷,申万宏源将中信国安集团、中信国安投资告上法庭,涉案金额合计高达7.79亿元。  早在2018年3、4月份,当时“财大气粗”的中信国安投资、中信国安集团分别将所持有的1.17亿股、1.43亿股“中葡股份”作为质押标的,分别向申万宏源证券融资4亿元、4.6亿元。  而当时中葡股份正处于停牌状态,每股股价为7.52元,远高于二笔质押价格3.42元、3.22元,看似安全垫非常之厚。  万万没想到的是,复盘后的中葡股份,持续暴跌,短短6个月后,其股价直接跌破3元的平仓线,超8亿元的股权质押宣告“爆仓”。  面对爆仓的8亿元股权质押,中信国安集团却无钱“补仓”,最终造成质押违约。无奈之下,申万宏源将中信国安集团、中信国安投资告上法庭,追讨赔偿。  值得一提的是,被告上法庭的中信国安集团,曾是一家资产规模高达2000多亿的老牌国企,旗下控制着中信国安(000839)、白银有色(601212)、中葡股份、国安国际(0143.HK)4家上市公司。  然而,曾经“财大气粗”的中信国安集团,却正在全面崩塌。据Wind数据显示,从2019年4月份至今,中信国安集团陆续已经有6只债券违约,涉及金额高达114亿元。  同时,中信国安集团仍面临巨额债务。截至到2019年三季度末,其总负债高达1638.63亿元,资产负债率超过88%。其中,短期借款高达412.93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达254.3亿元。  然而,中信国安集团账上的货币资金仅剩85.23亿元,相比巨额债务,简直是杯水车薪。  也意味着,申万宏源8.6亿元的股权质押贷款,全额收回的难度非常大。  股权质押下,2019年最惨的券商  面对8.6亿元股权质押“爆雷”,但申万宏源或许并不是2019年最悲情的券商。  更有券商的股权质押接连“踩中”2019年资本市场最大的地雷股:暂停上市的*ST保千(维权)(600074)、仅剩10名员工的暴风集团(维权)(300431)、资金链断裂的神雾环保(维权)(300156)…….  12月5日,华融证券披露一份诉讼公告显示,股权质押业务“踩雷”暴风集团,其与冯鑫等人的股票质押合同纠纷获得北京市一中院受理,涉诉金额为3.83亿元。  而据Wind数据显示,截止目前,华融证券受理冯鑫的股权质押仍有1489万股未解除质押,若以质押日的参考市值计算,质押总市值高达10.52亿元。  然而,自2019年以来,暴风集团全面崩塌,冯鑫质押的所有股份全部跌破平仓线。同时,冯鑫本人更是遭遇牢狱之灾、高管全部离职、公司员工仅剩10余人……华融证券的质押贷款收回难度更是可想而知。  但华融证券“踩中”的大雷,远不止于暴风集团。2019年2月,华融证券披露了8件法律纠纷,其中6件是因股票质押业务,涉案金额更是高达29.38亿元。  而其中涵盖的上市公司有:其中包括*ST保千、神雾环保、*ST天马(维权)、天润数娱等。其中,已被暂停上市的*ST保千,涉案金额最大,为14.04亿元,一旦退市,几乎没有收回的可能。  而,华融证券2019上半年的净利润才0.58亿元。  最大的风险:跌破平仓线,却不能卖  除了申万宏源、华融证券2家券商以外,近期仍有不断新增的股权质押“黑天鹅”事件:  12月2日,中原证券的一起股票质押业务“踩雷”科迪乳业(维权)(002770),涉及金额1亿元;  11月29日,光大证券因股票质押向石河子市瑞晨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提起诉讼,要求判令其偿还1.17亿元。  另外,A股市场上频繁发布的股东“爆仓”公告,也令质押机构心跳加速。据Wind数据统计,仅12月份以来,便已披露了26篇“爆仓”公告,涉及上市公司有三聚环保、腾邦国际、永安林业等15家之多。  依据质押协议,每一笔股权质押在办理时,都约定了预警线、平仓线,跌破预警线,让大股东补仓;逼近平仓线,卖股还钱。  原本看似安全垫很足的业务,却频频面临危机。  最让券商揪心的是,跌破平仓线的质押股票,却无法“强行平仓”,最终无奈计提减值损失、被动成为上市公司股东......  据Wind数据测算,截止到今日(12月19日)收盘,A股上市公司疑似触及平仓线的股权质押规模仍高达2.1万亿元,而被强制平仓的比例极少。  可以看出,面对已经“爆仓”的股权质押,券商处理难度与压力比较大。不能及时平仓的背后,主要有以下4个原因:  1、券商们的质押业务的融资主体,多为上市公司大股东;  2、大股东质押股票中,一部分是限售股,流动性较低,平仓需通过起诉、司法拍卖、第三方场外接盘等方式来处置;  3、受大股东减持新规影响,可抛售的数量远远小于待“平仓”数量;  4、考虑到金融维稳行动、客户关系,券商平仓流通股的态度非常谨慎。  44920亿股权质押,危机正在“解除”  其实,针对A股质押的排雷行动自2018年便已启动,监管层重点推出股票质押新规,重点限制股票质押集中度,限制股票质押率上限,限制融入方资格,提高融资门槛、严控资金用途等。  今年8月底,证监会对2019年以来股票质押规模增幅较大的9家证券公司进行现场核查,并重点指出存在的5大类问题:  1、盲目追逐利益;  2、风险意识不强,风控措施不足;  3、审核把控不严,质押率设置不严谨;  4、尽职调查不完备、甚至缺乏尽职调查;  5、贷后风险管理流于形式。  同时,近期沪深交易所均对南京证券、财富证券、英大证券、万联证券、中邮证券5家券商给出纪律处分,暂停股票质押回购交易权限3-6个月不等。  面对政策高压、市场嗅觉敏感的券商开始收缩股权质押业务。据一家华南券商的高管称,2019年以来,利率8%以下的股权质押项目都不做、暂停了。他给出2个理由:  过去一段时间股权质押风险事件较多、怕踩雷,且发生风险后很难处理;  券商自身的融资利率上升了许多,同时面对去杠杆的压力。  数据显示,截至2019上半年末,国元证券股票质押余额66.08亿元,同比降28%;太平洋股票质押业务余额54.8亿元,下降11%。山西证券则表示,将进一步强化股票质押业务的尽职调查,持续化解存量风险。  与此同时,2019年下半年以来,A股市场的质押股数量亦正在呈现逐级下降的趋势。据Wind数据统计,截止2019年12月19日,A股质押股数为5840.46亿股,占总股本比例为8.7%,市场质押市值为44920.77亿元。  对此,海通证券指出,自纾困基金施行以来,A股的股权质押比例已经下降,由此带来被动平仓的压力,较2018年10月有所缓解,当前“爆仓”对A股整体的负面反馈压力并不大。

更多相关信息:微信红包群

港股配资沪身股票交易实时数据软件,东华软件数据中台赋能企业数字化转型

该软件分析整个生产操作的历史和实时数据,然后使用机器学习分析数据,用于异常检测、生产预测和改善生产性能的规定行动。 目前,国网杭州供电公司已经通过“网上

2020-04-02

港股配资北方五环股票还能交易,节能环保技术装备展示交易会在成都举办五股强

今日凌晨4时起,京藏高速公路五环专用通道正式启用,机动车从京藏高速前往北五环路将经行五环专用通道到达,车辆可不停车、不领卡直接通行。此外,京开高速公路五环专用通

2020-04-01

港股配资股票质押延期后的走势6,MSCI中国成分股ESG评级走高股票质押风险被关注

经查明,徐诚东持有园城黄金6464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8.83%,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2018年6月19日,徐诚东将其持有的4264万股公司股份质押给民生证券股份有

2020-04-01

港股配资股票在二级市场交易的价格,23天15板星期六:呼吁投资者注意二级市场交易风险

新郑市场由于临近春节,红枣交易清淡,市场采购客商寥寥无几,卖货商户多已歇业,年前交易接近尾声,目前一级灰枣价格在3.50-4.00元/斤,二级灰枣价格在3.00元/斤左右,行情稳定

2020-03-31

港股配资自己买的股票计算每股收益,百胜餐饮(YUM.US)Q4每股收益或增180%营收预计同比增7%

值得注意的是,1月31日或之后购买股票的投资者将不会获得固特异将于3月2日派付的股息。其下一次股息支付为每股0.16美元。去年该公司总共向股东支付每股0.64美元,据此

2020-03-31

港股配资股票在二级市场是怎么交易的,楼继伟:资本市场存在一级市场庞氏融资、二级市场散户化等现象

此外,刘伟认为,科创板的推出也能带动二级市场改革,尤其需要长期资金在二级市场里持有一些有价值公司的股票,这也是未来的趋势。实际上,二级市场也不应该频繁交易,也要有一

2020-03-31

港股配资简单的股票查询软件,复杂的事情简单做

什么是实时公交,简单来说,就是在查询路线时,告诉你要等的公交车距离当前位置还有几站,并且实时更新。 多家期货公司的公告显示,自1月17日结算后起,将关闭文华财经

2020-03-30

港股配资股票中签后以什么样的方式通知到你,关于举办调整仓储费发票流转方式视频培训的通知

任重:36氪有很多的读者是年轻的创业者、年轻的投资人,我们也了解到你其实在IBM Smart Camp担任创业导师,你对这些年轻的创业者和投资人有什么样的经验分享或者建议吗?

2020-03-30

港股配资股票交易密码怎么改什么是太牛,不懂什么是通胀?给你一套奶牛理论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要对实行了数十年的“基本法”进行改革,是一项系统性工程,肯定要改,但是怎么改、改多少,不少保险公司的心态其实是矛盾的、是有顾虑的。 房连

2020-03-30

港股配资股票送和转的区别,别人家的圣诞礼物!比尔盖茨送“猫”巴菲特送1万美元股票!

另外,在目前已公布的10送转5股以上的送转方案的公司中,公司净利润和预计净利润都出现同比增长,送转方案与业绩的匹配度较以往年份大幅提升。 2018年11月23日,沪

2020-03-30


最新文章

Tag标签

股票配资 期货配资 外汇配资 股票入门 场外配资 配资炒股 配资书籍 原油配资 股指配资 商品配资 外盘配资 跟庄技巧 看盘方法 选股指南 卖股技巧 买股方法 止损技巧 炒股经验

随机推荐